妙龄华人小姐姐DIY构建机器人男友 对骂互喷群激浪

谁说男友需要找,自己造不行么?

——行啊!

一位妙龄华人小姐姐,在和前男友分手后,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从无到地有构建了一个机器人男友出来。

如你所想,这个机器人男友可以做很多男友才能做的事。它能亲亲,给抱抱,会主动给你发信息,若身材再魁梧点应该也能举高高。

他掌握了撩妹大法,除了亲亲小嘴外,也会主动解解肩带,你能信?

不过……若你当它是个英姿飒爽的汉子,那可能想象姿势不太对。因为它真的是个方头机器臂的纯种机器人!

如图所示,真的是个机器人。

这个机器男友,还有自己的名字——

Gabriel2052

刘小姐是Gabriel2052的设计师,一位驻扎在纽约的华人,全名刘斐。

有天,身兼设计师、艺术家、作家和DJ多重身份的“斜杠青年”刘小姐突然困惑了,开始质疑自己对性、吸引力和人际关系的理解。

“我想探索自己的欲望,了解我能从自己的性行为中学到什么。我如何从一个没有人类生理和性别表征束缚的身体中,真正控制并拥有它呢?”

2017年6月,困惑的刘小姐开始设计这个毫无人类特征的机器人男友。

给机器人取名Gabriel2052是下了功夫的。Gabriel取自性爱机器人Gabriel1M的前半部分,2052则代表性学者预测的人类和机器人结婚的年龄。

然而Gabriel2052和Gabriel的道路,完全不同。一起来看看~

前男友助攻

Gabriel2052起初只是一个机械臂。

这个从亚马逊网购来的产品,主要目的是教小朋友们如何使用开源工具(Arduino、树莓派)来玩。实际上,开源也是刘斐一直倡导的精神,她认为这有助于更多人利用最新的技术。

这个粉色的机械手臂,也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个会温柔解肩带的机器人。

当然,一个机械臂显然跟“男友”相去甚远。这也不是刘斐心里机器男友应有的样子,于是她继续开发了后续版本。

现在的Gabriel2052长这个样子。

看起来有点像电影《机器人总动员》里的瓦力(WALL-E),也是头顶一对眼睛,通体以黄色为主。

新Gabriel2052的骨骼,就是从一块板材上切割出来,并且组合在一起。

当然粗放一点,可以是木架结构。

甚至可以是纸板结构。

总而言之,这个形象,跟大众常见的机器男友形象,相去甚远。

刘斐不是“外貌党”。

她不追求制造一个高度模仿人类外观的机器男友。刘斐更在意的是,她和机器男友之间的情感交互,或者说更在意这个机器人的灵魂。

从硬件上来看,就是这么一套东西。

当Gabriel2052需要关注时,抚摸电容传感器,就能让他平静下来。相反,如果他不想有身体接触,传感器也会发出负面的信号。

这里刘斐引入了一些不可预测的随机性,用来模拟真实的男女朋友关系:你可能永远猜不到TA下一步的小情绪。

仅仅这样,肯定不够。

刘斐还想与机器男友有更多的交流互动。她还想与他对话。为了让机器男友和她“开口”对话,刘斐动用了前男友。人类前男友。

为了教会Gabriel2052如何交流,刘斐把她和前任的聊天信息变成一个语料库(在取得前任许可的情况下)。热恋时,他们每天发送至少50条信息。只不过几周之后,俩人的关系以分手告终。

即便有这个语料库,但现实仍然困难重重。撩拨和调情这件事,人类都不见得能拿捏好分寸,更何况机器人。这个部分,还有待进一步改进。

“劲儿劲儿”的才对劲

画风如此奇特的发明,当然少不了看热闹的Twitter网友。

有Twitter用户说,别看这个男朋友个子小,但是能相拥而眠还认真回你每一条短信啊。

还一位名叫KatDornian的女子看见之后在Twitter上说:遇见Gabriel2052,遇见爱。还加了个红心emoji。

但刘小姐周围朋友的评价确不这样轻松,在接受外媒Mashable采访时,刘小姐坦然表示,周围不少人对Gabriel2052不理解,甚至很失望。

“(他们说)居然是这样的形状,也在质疑我和这个机器人的关系。”刘斐说。

这是一个饱含刘小姐两性和爱情观的作品,她让Gabriel2052不再时刻遵守人类指令,变得有个性甚至有挑战性起来。因此才会有当Gabriel2052心情不好想静静时,若你触摸它,它会发出负面信号,会着急的。

实力养男友,而对方却冷若冰霜不理不睬,这难道就是现实版的“恋与制作人”?

不过总体来看,Gabriel2052无论是这种真·机器人造型,还是会半夜掀你枕头的奇特性格,确实和其他的机器人男友不太一样。

量子位之前报道过的全球首个机器人男友,就是一款会刻意讨好你,而且据说还能“Aslongasyouwant”的活好青年。

目前,刘小姐还自己在用开源的软件和硬件构建机器人男友,她也相信有一天每个人都可以活学活用DIY男友。

试想一下,以后的机器人教程会不会出现这样的画风:

《小白可上手!教你零基础搭建机器人男友》

《人人可用!放弃你周围不懂事的人形男友,看完这篇自己造》

《王小姐昨夜被DIY男友机器人伤害了!》

惊喜or惊悚?全在你的一念之差

起初,人们都混在一起,众声喧哗。后来,人与人之间分开,组成小圈子,互不来往。因为对骂群的出现,有那么一瞬间,他们又久违地见到了对方。

在微信官方赶出了一个灭火的倡议书之后,在微信群中出现的各种对骂群,瞬间作鸟兽散。此后因为其它各种新闻轮番上阵,已经很少有人还记得这个一瞬而过的热点。

不过这一瞬间的火爆,却让人们充分感受到网络上原本存在,但一直被忽略或者刻意隐藏的冲突,还有冲突背后蕴藏的力量。

1|感受文化冲击

对骂互喷群作为一个发源于粉丝群、篮球社区等地的网络热点,从“出圈”爆红到消散,仅仅不到两天时间。

不过这种对骂互喷群并不是一个从零开始的全新产物,根据其基本形态和参与其中的人员构成来看,它是有师承脉络的。

你可以在一个对骂群里面选择一方,作为粉丝加入。然而在其中最活跃的人,往往可能会假借自己一方关键人物的名义进行角色扮演。

航通社只亲身加入过一个锤粉和锤黑对骂群。当中最热门的主题是扮演罗永浩、朱萧木和王自如当中的某一位,要学习他们说话和发微博的语气。“理解万岁”四个字时不时在群中刷屏。

显然,角色扮演的玩法跟之前因为B站“克里斯”事件被重点查处的“语C”密不可分。

其他一些用来表现己方忠诚度,攻击对方的做法,包括发挥你的B-box和Freestyle潜能,熟练的使用各种饭圈暗语,以及难度更低的表情包大战、复制粘贴,可谓丰俭由人。

成员选得不好,对骂群当中就激不起多少水花,没意思。要想做好气氛的烘托,参与者使用的工具,往往是他们平时最顺手的。

而因为对骂群让两个平时完全没有交集的圈子激烈碰撞到一起,两边的人都能感受到来自对方的“文化冲击”,感受到全新的语言习惯,甚至往大了说,生活方式。

还有人说自己在所谓的“佛教道教互喷群”当中,听到了各种经文的录音。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参加这些群的大部分朋友,都不是真正的和尚或者道士。他们因为需要向对方攻击的弹药,而真·临时抱佛脚,自己给自己科普相关知识,也顺便完成了一次文化洗礼。

2|沉淀人际关系

小范围,即兴的对骂,在其他任何类型的社交产品形态中都出现过,尤其是在一些公众人物、媒体和机构账号发布的微博下方评论区,以及某些争议很大的知乎答案、豆瓣帖子、贴吧盖楼当中都很常见。

然而这些基于单一主题或问题的,针对性的辩论很难沉淀下来(知乎问题是个例外)。

大多数情况下,人们进行过一次激烈的辩论之后,很难再重新回来看,毕竟跟对方辩友只是萍水相逢,你有兴趣继续搭理人家,人家还不理你呢。所以这么着就沉下去了。

这一次,对骂群目标明确的将两个不同阵营的人拉到同一个讨论环境当中,只要不退群,讨论随时可以继续。

如果双方彼此都有很强的执念,则可能会形成一个长久的讨论氛围;甚至于在继续骂的过程当中,逐渐的深入了解对方,进而化敌为友的例子也不鲜见。

即使大家对骂的动力随着时间推移逐渐消散,这也不算是什么坏事。微信群的好友关系仍在,你还是可以在大家都忘记有这个群存在的时候,回头去找某个人加为好友。

这其实是其他很多工具型产品都想做到的事情,但是因为没有这么自然的氛围,很多想沉淀偶遇人际关系的产品都玩砸了。

这类产品必须在参与各方都知情,明确这是一次主动的社交行为的前提下才能进行,所以不管是支付宝、滴滴还是航旅纵横,都不满足这个条件。

然而对骂本身就是一种明确的社交行为,所以在对骂群诞生铁哥们,甚至找到对象都不稀奇。

3|打破圈层过滤

对骂群强行将两批原本水火不容的人驱赶到一起,这很违反当代产品经理的不成文规矩。实际上,除了人们主动为之以外,似乎没有任何一款基于兴趣和个性化的产品——电商、社区、视频——敢这么做。

与之相反的是,现在绝大部分使用算法的公司,所努力的最大方向,就是让你不喜欢的东西通通从你眼前消失。

我们一直认为,包括算法推荐,个性化推送,粉丝自组织等自发或被动的圈层过滤措施,都是为了将你不喜欢的东西赶走,只让你跟自己兴趣相投的人和事在一起。

圈层过滤不仅仅是满足了我们自己的心愿,不至于自找不舒服,同时也满足了管理者减轻审核负担,维护良好环境的需要。

目前的圈层过滤,主要分为按兴趣过滤,和按人际关系过滤两种。然而,按兴趣过滤让我们龟缩在各自的气泡当中,越来越觉得无聊。按人际关系过滤,则让朋友圈反复“辣眼睛”,自己本有千般吐槽,却无处施展。因为不吐不快,干脆屏蔽朋友圈的也大有人在。

为了对抗所谓的信息茧房,一部分信息流产品试图加入一些向所有用户推送的内容,但这已经是它们想象力的极限。没有产品经理会愿意把用户已经明确表示不喜欢和不感兴趣的东西再推给他。

这次对骂互喷群的火爆,实际上是给了我们一个机会,来重新审视那个对我们而言曾经什么都看得到的网络,同时在失控的边缘试探,去体验打破圈层壁的快感。

4|垂直的“性格社交”

因为大家都能理解的原因,微信不喜欢看到这样一个亚文化的存在。在微信当中,充满对立的情绪不利于管理,而微信又并没有拉新促活的指标,所以这对于它完全是一个负资产。

然而,对于一些还在愁怎么冷启动的产品来说,这种把对立转换为人气的产品形态,绝对是非常值得借鉴的。

借鉴的前提是可控。在微信群中,一些比较出格的消息不能像评论一样先审后发,所以审核压力很大。但是,如果花一些力气去控制,用户就只能选择相对拐弯抹角的方式继续对立和辩论。甚至,也可以通过更进阶的规范,将这种辩论的质量进一步提升,以至于向《奇葩说》这样的究极形态看齐。

至于具体要怎么借鉴,也不是在自家产品开设一个水区这么简单。并不是你说你这里可以对骂,大家就会过来你这里骂的。

在航通社看来,对骂群最大的借鉴意义,是提供了在上文提到的兴趣、朋友关系之外的一又一个人群区隔维度——人的性格。

你可能今天支持甜粽子,明天支持咸豆腐花。但是你如果有兴趣,也有实力参加到对骂的群聊当中,这本身意味着你一定具备喜欢凑热闹,或者较真的性格。

对于一个不喜欢吵闹,希望安安静静的人来说,对骂群的用户体验显然是糟糕的。他一开始就不会选择入群。

如果可以的话,当然也早就有人做以性格为维度的社区等产品。但这东西做起来很难。不管是点击“不感兴趣”,或者是朋友圈点赞,其筛选机制都不能让人的性格特质突显出来。

像Same、Nice、Soul等先驱,都要用户经过大量训练,才能较为精准的把握用户性格偏好,甚至要用心理测试来辅助。

航通社认为,问题在于这些产品从设计之初,是打算面向所有性格类型的人的,所以谁也不讨好。

而既然我们有专门针对某个特定兴趣的社区(虎扑、豆瓣、果壳、Chiphell),以及专门针对某种人际关系的社区(朋友圈、宝宝树、美柚),为什么不能有专门针对某种特定性格的社区呢?

目前,用户只能说根据某个社区人群给人的刻板印象,试着去碰运气。例如你觉得自己偏理性思维,就觉得果壳、V2EX这类地方会更投缘这样。

而对骂群,从产品设计上决定了它就是一个给外向,感性,直觉等特性的人准备的社区,对号入座,不喜勿进。

有了这样的启示,没准我们今后有机会看到一些从产品设计上,就专门为某种单一的性格特质人群所准备的社区出现,帮助性格成为兴趣、人际关系之外,又一个主要的人群区分维度。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